黑龙江新闻网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注册  登录
龙江 时事 财经 教育 文娱 体育 健康 消费
您当前的位置 :时事新闻 > 时政要闻 正文
站内搜索
关键词:
高级搜索
】“神枪手”孔凡宾:拒绝高冷,我只是一名有血性的狙击手
http://www.hljnews.cn 2017-07-22 09:51 来源:中国台湾网

  海军陆战队某旅狙击手孔凡宾。(中国台湾网尹赛楠摄)

  中国台湾网7月21日讯(记者尹赛楠)在祖国的南海之滨,有这样一支部队,他们自组建以来,先后圆满完成了98抗洪抢险、汶川抗震救灾、首都国庆阅兵、北京奥运安保、亚丁湾远洋护航、马航失联客机搜救及中外联合军演等一系列急难险重任务。部队里官兵的足迹遍布远海大洋、沙漠戈壁、山岳丛林、塞外雪原。他们就是保卫祖国海疆的卫士—海军陆战队某旅。

  在这支部队中,又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需要接受专业的训练,并担负特殊任务;他们善于隐藏自己、攻其不备,是插进敌人咽喉的一把利剑。走进海军陆战队某旅,记者有幸见到了他,一名狙击手老兵。

  孔凡宾向记者展示自己亲手缝制的吉利服。(中国台湾网尹赛楠摄)

  拒绝高冷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狙击手

  他叫孔凡宾,92年生人,今年只有25岁,却已是入伍8年的老兵。在这漫长而又短暂的军旅生涯中,他曾入选过全军狙击手骨干集训队,射击水平高超,并立过一次个人二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和一次集体三等功。可以说,孔凡宾不但是一名合格的狙击手,更是一名优秀的战士。

  说到狙击手,相信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我们熟悉的是他们百发百中的精湛枪法,陌生的是枪法精准的背后那成千上百次的训练和成千上万发的子弹;我们熟悉的是电视里,对劫持人质的歹徒一枪毙命和获救群众感动的泪水,陌生的是那致命一枪背后惟恐误伤人质的心理压力和对形势判断的洞察力。我们熟悉的是他们胸前挂满的奖章和数不尽的荣誉,陌生的是鲜花和荣誉背后在烈日和暴雨中一趴好几个小时所付出的汗水和长时间精神高度紧张而产生的疲惫。

  影视剧中经常会看到各种各样的狙击手,有的很神秘,有的很高冷,有的很酷。最开始见到孔凡宾的时候,记者也揣着这样的疑问,不知该提怎样的问题。但实际接触之后,记者才发觉,现实中的狙击手是那样的平易近人。“当然不能那么高冷嘛,狙击手最需要的就是藏匿自己,如果显得很特殊就达不到效果了,所以狙击手一般都是很低调的。”孔凡宾的话证实了一点,看来荧幕中的狙击手还是有很多戏在里面。

  “是入伍之后就开始当狙击手吗?”“当然不是,狙击手并不是兵种,而是一项专业,需要经过长期的学习和训练才能达到标准,后期还要进行各项选拔和测试才能真正成为一名狙击手,基本上要五六年的时间。”面对记者的提问,孔凡宾微笑着说,自己是入伍第四年才开始成为一名狙击手,到现在已经有近5年的时光。“很多人称你们为神枪手,是真的能做到百发百中吗?”孔凡宾看着记者,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基本上能做到指哪打哪”。听到这里,记者不免为之惊叹。但是,要做到这种程度,需要经历怎样的训练呢?孔凡宾告诉记者,所谓“神枪手”,都需要进行艰苦、持久的练习,平均每天要打三四百发子弹,训练时长大约在每天8小时以上。可以这样说,他们就是一群用子弹说话的人。

  孔凡宾手腕上的伤疤。(中国台湾网尹赛楠摄)

  坚韧不拔只为在战场中生存

  作为一名合格的海军陆战队员,意志品质的磨练是必不可少的。而作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这更是在战场中生存的铁则。

  孔凡宾告诉记者,身为一名狙击手,自己最大的职责不单单是完成任务,还有“活下去”。如果在战场中一名狙击手先倒下,就无法给敌人制造压力,就无法掩护自己的战友。对狙击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隐藏自己。如何做到?“有一次在训练中,我在狙击点卧爬了数个小时,而且要保持静止的状态。”听到这里,记者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可是如果有生理反应要如何处理呢?”孔凡宾笑了笑,对记者说:“我们在执行任务之前都需要控制饮水和进食,如果实在没办法,那只能就地解决,不管怎样,都要保证完成任务。”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记者钦佩不已。

  在这八年中,自己身上的大伤小伤不断。不光是自己,身边的战友也是一样。即使这样,孔凡宾也不愿意离开这支部队,他希望在这里继续服役,待更长的时间。

  “很多人都称特种兵为‘野蛮人’,这一点你怎么看呢?”听到记者的问题,孔凡宾收起了开始的笑容,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对方,只用简单的一个词就做出了自己的回答:“血性。”

  孔凡宾向记者讲述在家中的故事。(中国台湾网尹赛楠摄)

  脱胎换骨最感谢送自己当兵的父亲

  别看现在的孔凡宾已经成为一名优秀的陆战队员,当初的他可不是这个样子。孔凡宾是山东人,家中除了自己还有一个弟弟。从小娇生惯养的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海军陆战队中一名优秀的狙击手。“我从小就有当兵的梦想,只是没想到这一干就是八年。”

  “当初被父亲送到军营的时候有没有过怨言?”“说实在的,我现在最感谢的就是我的父亲,如果没有他,可能现在的我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到年龄了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也就没有现在的孔凡宾。”孔凡宾说,在部队的八年,觉得自己最对不住的人就是父母。虽然每年都有探亲假,但自己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由于在部队待久了,孔凡宾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所以每次回到家,他早上起的比父母都早。母亲看到这样的他,都会心疼的问一句:咋不多睡会儿啊?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在孔凡宾的心中,也胜似千言万语。

  孔凡宾眼中闪着泪花。(中国台湾网尹赛楠摄)

  因为在部队中表现优异,孔凡宾经常会接受媒体的采访,有时还会上电视。但是孔凡宾对记者说,自己每次都不愿意让父母在电视里看到自己,对此记者表示不解,儿子上电视,做父母的不是会很骄傲吗?“父母看到电视里自己训练的样子,会心疼地掉眼泪。”说到这里,记者看到了孔凡宾眼中含住的泪花,不禁也被眼前的这个小伙子感动了。

  “我可能做不到了,父母只能交给我的兄弟,希望他可以代替我多补偿他们,好好照顾他们,因为祖国也同样需要自己。”

  这就是孔凡宾,一个在海军陆战旅中平凡而又做着不平凡事业的狙击手。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当初自己口中的纨绔子弟,而是父母可以依靠,祖国可以信任的好儿子、好战士。(

编辑:王戈
 
 龙江新闻
明年展会见!
绥阳木耳采摘节及...
高标准中耕作业促...
2017黑龙江湿地论...
 时事新闻
小岗村的“农业3.0...
我在辽宁舰上留张影
图解:习近平出访...
“胖五”再出征,...
黑龙江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专题 | 龙江 | 时事 | 教育 | 体育 | 健康 | 财富 | 金色夕阳 首页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黑ICP备11001326号-2